鐵路大工地 一所大學校

鐵路大工地 一所大學校

來源:華龍網-重慶日報2019-07-08

六月六日,四川省內江市,梅花山成渝鐵路筑路民工紀念碑。記者 龍帆 攝

梅花山成渝鐵路筑路民工紀念堂,一市民正在觀看成渝鐵路修建時的資料圖片。記者 龍帆 攝

六月十三日,九龍坡區鐵路村,一位市民在成渝鐵路上為孩子拍照留影。首席記者 謝智強 攝

成渝鐵路先后共有10余萬民工投入到鐵路修建中。這支臨時組織起來的隊伍,以農民為主體,還吸收了一些城鎮失業工人、無業游民等。他們不懂筑路技術,缺乏集體生活的習慣,甚至還有不少文盲。但是,他們憑著建設新中國、建設家鄉的豪情壯志,用鐵錘、鋼釬、炸藥、扁擔、竹筐,夜以繼日地開山辟路,創造了新中國鐵路建設的奇跡。

他們的激情和動力從哪里來?強大的戰斗力又是如何凝聚起來的?帶著疑問,我們進行了采訪報道。

速成識字班和政治夜校,培養一批骨干力量

6月3日7點過,九龍坡區黃桷坪鐵路二村,一群“背包客”正在重慶火車南站候車。站臺外靠近江岸的開闊地帶便是九龍坡港。

九龍坡港最初為國民黨政府成渝鐵路工程局九龍坡碼頭。解放后,成為中央人民政府西南鐵路工程局九龍坡碼頭管理所,修建成渝鐵路期間,九龍坡碼頭起卸了30多萬噸器材,有力地支援了成渝鐵路建設。

事實上,這里不僅僅是碼頭工人揮汗如雨的“戰場”,也是他們接受文化學習的啟蒙地。

1952年2月,重慶九龍坡碼頭管理所開辦了速成識字班試點。8個月內,培養文化教員440人、輔導員1270人,參加文化學習的有17812人。

為什么要開辦識字班?

重慶市委黨史研究室征研二處副處長俞榮新解釋,當時10萬修筑成渝鐵路的民工幾乎沒有筑路知識,不懂筑路技術,缺乏集體生活的習慣,甚至很多還是文盲。為了提高民工文化素質,加速鐵路建設,西南鐵路工程局開辦了速成識字班。

他們先從各段、隊工會中挑選了一批文化較高的積極分子進行培訓,結業后,按成績分別委任為教員或輔導員。然后,按民工識字多少編班分組,確保因地制宜,因材施教。在識字班講課前,教員一般先進行一段“憶苦”教育,對比新舊社會,對比解放前后修鐵路的苦與樂,提高民工的思想認識。

為了讓民工們易記易懂,教員想了不少辦法。他們根據漢字的特點,分偏旁、部首,按字形分解的方法來講解,如“明”分解為“日”加“月”,“炒”分解為“火”加“少”。他們還注意和政治內容相結合,如教“抗”字是抗美援朝的“抗”、抗日戰爭的“抗”。

成渝鐵路各段、隊、廠先后辦起200多個速成識字班,大部分民工的學習積極性很高。原中國鐵路工會西南區籌備處文教部副科長王民曾撰文回憶,當年工程總隊十大隊有26個包教包學小組,他們喊出口號:“工地是戰場,工地是課堂?!彼麄冞€把字寫在工具上、門板上、木柱上,互問互答。有的在工地上選塊石頭做成硯臺,有的自己做竹筆、木筆,有的星期天坐茶館也在學,一些夫婦互相學習、鼓勵,把學習計劃訂入愛國公約。

民工們的學習效果很明顯。王民記錄了一段趣聞:當年機修廠車工師傅周玉堂和徒弟楊明忠結成互教互學對子,師傅周玉堂保證在3個月內按技術標準,教會楊明忠識圖和技術操作,徒弟楊明忠保證在同期內教會師傅寫二三百字的短文,閱讀通俗書報。經過雙方努力,楊明忠經考核提升為幫工匠,周玉堂達到了寫簡單書信、讀一般書報的水平,一時被傳為佳話。

此外,西南鐵路工程局還在成渝鐵路建設沿線開設了工人業余政治夜校,對工人系統地講授共產主義知識。

“速成識字班讓許多民工和工人摘掉了文盲的帽子,初步掌握了語文知識,會看報紙,寫信件,記錄生產進度。通過政治夜校的學習,他們懂得了共產主義的遠景和努力完成當前生產任務的關系,國家、集體利益和個人利益的關系,共產黨領導和工人階級的關系等?!庇針s新說,這大大提高了工人群眾的生產積極性,為后來修建寶成、川黔、貴昆等西南鐵路干線,培養了一批骨干力量。

文工隊既是演出隊,也是工作隊、宣傳隊、慰問隊

事實上,還有一支隊伍對筑路民工起到了極大的教育和影響作用,那就是活躍在成渝鐵路建筑工地沿線的文藝隊伍,其中包括中國鐵路工會西南區籌備處文工隊。

1950年9月,西南鐵路工程局從重慶市學生青年暑期學園招募了20多名青年男女,組建了中國鐵路工會西南區籌備處文工隊。他們中最大的23歲,最小的14歲。

從1950年9月至1952年8月,文工隊創排了歌舞《歌唱會員證》,快板劇《看沱江大橋》,腰鼓舞《慶通車》等民工們喜聞樂見的節目,先后從重慶至成都巡演4次。

他們天天有晚會,又天天在路途中。寒風呼嘯的冬天,他們每人一件大衣蒙住頭,用磚頭或枕木當枕頭睡在平板車上。有時候,幾十個人擠一輛卡車,坐在道具和行李上,一路顛簸到演出地點。

當時的文工隊副隊長王浩還記得,他們在九龍坡沿線進行鼓動宣傳時喊出的口號:“加油干,加油干,努力建設大西南”“同志們,真能干,修筑鐵路是好漢”……

事實上,文工隊既是演出隊,也是工作隊、宣傳隊、慰問隊。他們把演出送到工棚、廚房、醫院;停演時,為工人洗補衣服,拉家常,交朋友。

工人們感動萬分,把“學習文工隊的苦干精神”“文工隊是我們工人階級的文工隊”等標語貼在工棚壁和路邊巖壁上。

情感關懷貫穿于日常生活,讓民工大受鼓舞

6月6日,記者來到四川省內江市市中區的梅家山。山頂的一片開闊平地上,建有成渝鐵路筑路民工紀念碑與成渝鐵路筑路民工紀念堂。

“紀念堂于1953年8月開工,12月竣工。次年春,于紀念堂前40米處建成筑路民工紀念碑?!眱冉忻飞焦珗@主任陳紅稱,成渝鐵路筑路民工紀念碑是為紀念10萬民工修筑成渝鐵路,緬懷在筑路中獻身的平民英雄而修建。

究竟是一種什么力量支撐著這些民工,克服種種困難,夜以繼日,最終建成了新中國第一條鐵路干線呢?

“這種力量一方面來自于政府和有關部門對民眾有效的動員與組織;另一方面,也來自于在動員過程中,民眾逐漸形成的對人民鐵路、對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的政治認同?!睂Υ俗鲞^專題研究的西南交大馬克思主義學院教師刁成林稱,最初,很多民工對修筑成渝鐵路充滿疑慮和顧慮,擔心政府借口修路騙自己去當兵;害怕共產黨也像國民黨一樣,修路不僅拿不到工資,反被壓迫欺侮。

為了打消民眾的顧慮,鐵路沿線政府部門和筑路指揮部派干部進行宣傳動員,通過座談、黑板報、街頭宣傳等方式,向民眾講明“人民鐵路人民建”,有了鐵路才能發展農村經濟等道理,讓其明白“為誰干”。

在筑路過程中,對筑路民工實行計件工資、收方計價、支付大米等辦法,給予民工基本生活保障,讓他們知道“多修路,多賺錢”。

“最重要的,我們認為是黨和政府及鐵路沿線群眾對筑路民工的關懷?!钡蟪闪终f,這種情感關懷貫穿于筑路民工的日常生活中,讓他們得到慰藉,從而受到極大的鼓舞。

“在筑路過程中,許多干部率先垂范?!钡蟪闪纸榻B,永川縣第一大隊四中隊隊長鄒德隆夜間查鋪給民工蓋被子;給病號送藥、送水、送飯,抬病號到醫院;平時與民工一起勞動,冬天還帶頭挖稀泥。

資中縣民工支隊干部除了在工地上指導工人如何開山放炮,如何抬石頭,如何填方夯實,還要安排炊事班煮飯配菜,油、鹽、柴、米、醬、醋、茶,樣樣都要親自過問。

“對此,民工們由衷地感到溫暖和感動,并將之轉化為修路的動力?!钡蟪闪终f,民工在筑路過程中從被動到主動的轉變,既是在“人民鐵路人民建,人民鐵路為人民”這一口號鼓舞下的忘我勞動,也是中國共產黨將國家利益與人民利益相結合所產生的實效。

相關新聞》》

“修鐵路改變了我的一生”

文/圖 記者 匡麗娜

“一唱那成渝路,有話說從頭。四十年來說修路,派款又拉夫……二唱那成渝路,人民喜心頭。西南解放才半年整,修路就動了工……”

6月1日,沙坪壩區大學城康居西城小區。85歲的李志英不假思索地唱出了這首近70年的老歌《四唱成渝路》。

“這首歌是修成渝鐵路的時候學會的,我這一輩子都忘不了,因為它改變了我的一生?!弊鳛槌捎彖F路上為數不多的女筑路工人,李志英對這段經歷終身難忘。

“我是自貢人,在舊社會吃盡了苦頭。1949年底自貢解放了,沒幾個月,成渝鐵路就開始招人了?!甭犝f修路工地上要管飯,李志英立馬約了幾個鄰家的姑娘,一起去報名,當時她只有16歲。

李志英清楚地記得,她們跟著大部隊,步行來到隆昌與內江之間的椑木鎮,住在一位農民家里。每天,天蒙蒙亮,她們就和男人們一起去上工,李志英的工作主要是挑泥巴、打夯?!皠側サ臅r候,啥子都不懂,連挑泥巴怎么換肩都不曉得。最初用竹子編的煙斗(音)只能挑半斗泥巴,走路慢得像螞蟻爬;幾個月后我就能挑滿滿一煙斗小跑了?!崩钪居⒁荒樀淖院?。

李志英說,“最初自己報名去修成渝鐵路,只是想‘有飯吃,有落腳’的地方,但是漸漸地,想法就變了?!?/p>

這是為什么呢?李志英解釋,“那時候,除了修路,每天晚上還有解放軍給我們上‘政治課’?!?/p>

其實,所謂的“政治課”就是對民工開展思想政治文化教育活動。對此,原資中縣縣長兼成渝鐵路筑路民工資中支隊指揮長曾啟記憶深刻,他說,各中隊每晚都要在工棚內集中開會約半小時,或由指導員簡單總結布置工作,講一講當前時事、政策;或由文化干事讀讀報紙,教唱歌曲,教識字等;或針對施工情況,發動大家提批評建議。

“解放軍給我們講毛主席的故事,啥子叫共產黨,為什么要修成渝鐵路,有時候解放軍還教大家唱《四唱成渝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歌曲?!崩钪居⒄f。

有一次,解放軍讓大家講自己的故事。一個工友稱自己在舊社會餓了幾天沒飯吃,晚上睡大街。聽到這里,李志英想起了自己的身世,眼淚嘩嘩直流。不知哪來的勇氣,她一下子站起來大聲說:“是共產黨讓我們窮人翻了身,現在我們有吃的,有住的,每個月還有糧票,我要跟著共產黨走,今后我也要加入共產黨!”

大家被李志英的話感染,紛紛熱烈鼓掌,并表示一定要修好鐵路。之后,李志英把自己的名字“李中英”改成了“李志英”,表明自己修鐵路的決心和毅力。

幾年后,李志英加入共產黨。她告訴記者,她清楚地記得入黨那天是1954年12月4日,“那天我很高興也很激動,因為共產黨員的稱呼很光榮?!?/p>

首頁 | 新聞 原創 視聽 | 問政 評論 匠心 | 區縣 娛樂 財經 | 旅游 親子 直播 | 文藝 教育 應急 安監 | 房產 健康 汽車 | 取證 鳴家 會客廳 | 萬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