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希望歌》道出他的滿腔熱血與不滅豪情

一首《希望歌》道出他的滿腔熱血與不滅豪情

來源:華龍網-重慶晨報2019-07-05

位于綦江的鄒進賢舊居

鄒進賢

1930年,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兼軍委書記、杰出的革命家李鳴珂臨刑前一天在寫給周恩來和黨中央的信中有這樣一段文字:“鄒游與羅世文兩同志,對黨忠誠,認識明瞭,理論更較我清楚,惟空洞耳。鄒游可參加常委工作,世文可負責宣傳工作。游有相當工作經驗,有干的精神,同時也有干的方法?!?/p>

信中所提及的鄒游,便是被原國家主席楊尚昆稱為“革命啟蒙老師”的革命家鄒進賢。

誰能想到,這個曾因家貧僅讀過幾年書,一度陷入迷茫的青年卻走上革命道路,成為了綦江黨團組織創建人、四川革命的先驅,率領起義紅軍激戰川東北,立下了不朽功勛。這其中有著怎樣的故事,讓我們走進鄒進賢,了解他短暫又光輝的一生,激勵我們努力前行。

20歲那年,命運改變

20世紀初,正值川中軍閥割據,戰亂連年,黔軍數度入川,掀起戰禍。每次黔軍入川,綦江都首當其沖,“每次搔擾,如拉夫、派款、辦站、籌餉”,人民深受其害;加之綦江地區地瘠民貧,匪患叢生,“全縣之大,僅南山坪環山半面與太公山干凈耳!人民失業,盜賊充謁,公產殆盡”,股匪如麻,“且多數青年一批二批地流入于匪,正方興未艾”;更兼地主豪紳把持民團,勾結兵匪,魚肉百姓,綦江人民在“兵如梳,匪如篦,團閥尤如刀刀剃”的搶掠盤剝下,苦不堪言。

這位四川革命的先驅者,正是出生成長于綦江落后閉塞、煙賭成風、令人窒息的惡劣社會環境中,尚在懵懂年齡的他,曾因無所事事,染上了“賭賻幾忘命”的惡習,整日頹廢沉淪。

命運的改變發生在鄒進賢20歲那年,1919年暑假,一批接受了五四新思想的綦江旅外青年學生回到家鄉,他們先是組織足球隊、新式的體育運動,很快將癡迷于賭桌的鄒進賢吸引到河壩里。不久,旅外學生們又成立了“砥礪會”,創辦圖書館,組織大家閱讀進步書刊?!案杏X頗銳”的鄒進賢透過這扇門,仿佛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并為之深受鼓舞。河壩踢球他每日必到,一有閑就去圖書館看書,很快成為了“砥礪會”中的積極分子。

1920年,鄒進賢考取重慶聯中,次年又以優秀的成績被保送到成都的省立高等蠶業講習所學習。成都是當時四川文化、教育和政治中心,也是各派政治勢力、各種思潮最為活躍的地方。鄒進賢備受激勵,他制訂嚴格的學習計劃,只要他認為有益于即將從事的社會改造事業的,無一不涉。除此之外,他陸續結識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有志青年朋友,這些人中不少人日后成為四川革命的風云人物。通過他們,鄒進賢又結識了王右木、惲代英等青年革命導師,并深受他們影響,開始接觸和研究馬克思主義。很快,鄒進賢參加了王右木組織的馬克思讀書會和馬克思學會,于1923年6月由惲代英介紹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實現了人生的一次飛躍。

返回綦江做了四件大事

1926年1月24日深夜,臘八節剛過3天,在綦江縣(今重慶市綦江區)古南鎮萬壽亭縣立第一女子小學一位男教師的宿舍里,有9位年輕人正在秘密集會。一位戴眼鏡的青年興奮地宣布:“中共綦江支部成立了?!?/p>

這個青年便是鄒進賢。

鄒進賢以綦江社會的改造者自許,一心尋求改造綦江社會的良方,最終認定了馬克思主義,亟待學成后返回綦江,改造家鄉。1924年6月,鄒進賢從成都蠶校畢業,回到綦江,被聘為縣立高等小學訓育主任?;氐紧虢?,他做了四件大事。

第一件事是賑災。1924年,綦江大旱,地主豪紳把持侵吞用于賑災的公眾積谷,導致綦江饑民遍野。鄒進賢目睹此情,悲憤不已,當即聯絡從重慶聯中畢業回縣的會中好友危直士等人,聯合社會人士,成立“綦江賑災委員會”,清查積谷,動員綦江學校師生及旅渝學友開展社會宣傳、募捐,發起了一場很有聲勢的賑災運動。時任重慶《新蜀報》主筆的蕭楚女也遙相響應,在報上撰文呼吁各界捐款救濟,給募捐運動以有力的支援。鄒進賢聯絡在重慶、綦江兩地青年會的中堅分子,從組織、宣傳、募集捐款,到口糧、種子的采購、分發,賑災過程的每個環節,他自始至終地參與和組織,最終在社會各界的支持、捐助下,賑災運動取得了很大的成績。

第二件事是拒毒。1924年冬天,因駐綦江的貴州軍閥為掠取錢財,強迫農民種植鴉片,并按畝收捐,不種者還要收“懶捐”。地主豪紳更助紂為虐,大片良田被強種煙苗,農民深受其害。鄒進賢與青年會又發起拒毒運動,聯合社會人士組成“綦江拒毒會”,遞呈文,散傳單,發快郵代電,揭露軍閥的罪行,廣造社會輿論。這時已任團中央特派員的蕭楚女也在重慶發起津、巴、綦、南等7縣的聯合拒毒大會,鄒進賢代表綦江在會上痛斥了貴州軍閥的倒行逆施,激起了與會者的極大憤慨。一時間,反對貴州軍閥逼民種煙的聲浪遍及川東南。在輿論支持下,鄒進賢等人又進一步發動綦江學校師生,人手一根竹竿,下鄉宣傳禁煙,所到之處,煙苗通通打折、打斷。經過宣傳,農民紛紛起來,自動毀煙種糧。一場聲勢浩大的拒毒運動又以勝利告終。

第三件事是建團。鄒進賢利用工作之便,著手平民教育,團結進步青年,傳播革命理想。通過培養教育,鄒進賢從“砥礪會”的優秀分子中,逐步發展青年團員,于1925年1月建立了以鄒進賢任書記的社會主義青年團綦江縣支部,這是綦江地區最早的共產主義組織。

第四件事是建立中共綦江支部。1925年春,鄒進賢與危直士在重慶由蕭楚女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3月,鄒進賢與危直士、霍步青、朱凱參加四川代表團,在北京出席了國民會議促成會全國代表大會后,立即轉赴上海向團中央匯報綦江團的工作情況,并接受了在綦江進一步發展團的組織和建立共產黨組織的任務。鄒進賢回到綦江,即組織團員積極宣傳馬列主義,在進一步發展共青團員的同時,開始培養發展共產黨員。8月,鄒進賢、危直士在綦江縣太公山玉皇觀舉辦了一期入黨積極分子學習班。之后,胡堯欽、陳治鈞等一批共青團員由團轉黨。在重慶入黨的陳小寅、章小園、陳翰屏等人的組織關系也先后轉到綦江。

1926年1月24日,正是在團組織的基礎上,中共綦江支部得以建立。黨支部成立時,有黨員9人,到1927年春,黨員人數達到了60多人。

中共綦江支部成立后,在重慶黨團地委的帶領下,在綦江及周邊地區開展國共合作,進行廣泛的群眾宣傳、組織工作,建立了學生聯合會、婦女協會、各行幫工會和一部分基層農民協會,使綦江成為重慶大革命運動的重要陣地和革命工作開展的最好地區之一。

英雄長辭 英魂永存

1930年5月5日,四川省委在重慶浩池街召開常委會。由于叛徒出賣,時任中共四川省委秘書長的鄒進賢和省委書記劉愿庵、省委工委書記程攸生不幸被捕,被押解至巴縣監獄囚禁。在敵人的嚴刑審訊和高官厚祿引誘下,鄒進賢三人堅貞不屈,視死如歸。敵人對鄒進賢發出了“因其多才……此人確實厲害”的感嘆。

5月8日,敵人在巴縣監獄衙門壩子前將鄒進賢等人殺害。臨刑前,面對敵人的槍口,鄒進賢怒斥道:“你們今天殺了我們,可殺不完共產黨!”“頭可斷,血可流,志不可屈!”他們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等口號慷慨就義!劊子手將他們殺害后,群眾一擁而上,瞻仰鄒進賢、劉愿庵、程攸生烈士的遺容。當人們看到烈士們因高呼口號而噴灑在墻上的斑斑血跡,不禁流淚贊揚烈士大無畏的革命精神。

青年諸君欲何往?創言改造回綦江。

努力建筑一房屋,好使人避猛風雨。

年來風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