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禮“七一”·百姓故事特別版|又一個“張富清” 鄉村老人的秘密鐵盒 竟藏著塵封幾十載的軍功章

獻禮“七一”·百姓故事特別版|又一個“張富清” 鄉村老人的秘密鐵盒 竟藏著塵封幾十載的軍功章

來源: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2019-07-01

記者手記:一份遲到35年的立功喜報,一段湮沒在歷史長河中的浴血往事,因一個偶然的機會得以重見天日。重慶合川91歲的抗美援朝一等功臣蔣誠,儼然是又一個“張富清”。

今年91歲的蔣誠,是一名戰斗英雄,如今居住在農村

上甘嶺陣地上,他堅守七天七夜,扛著重機槍擊落敵機。然而那些崢嶸歲月,都化作一枚枚軍功章,被他用鐵盒鎖了起來。35年后退休時,一份遲到的立功喜報送到家,身邊人才知他是一等功臣。合川籍戰斗英雄蔣誠,正如張富清一樣,一輩子堅守初心、不改本色,用樸實純粹、淡泊名利書寫著一個共產黨員的一生。

遲到35年的喜報

“敵人的飛機來了,它打下來,我就打上去,它超過我的頂部,我就打它的尾巴……”

6月24日下午,合川隆興鎮廣福村(原石牛村),一座半舊的樓房門口,一位91歲的老人絮絮地念叨著,帶著濃重的口音。

蔣誠的記憶已開始衰退,只記得自己擊落敵機的情景

老人眼神渾濁,說話漏風,但一提起當年的事情,整個人都激動起來,嘴唇哆嗦,手也顫顫地揮舞著。

老人叫蔣誠,是一名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的老兵?,F在因年事已高記憶衰退,他已不記得很多事,甚至有時連家人的名字也叫不出來,但他記得在戰場上擊中敵機的一幕幕。

據史料記載,在上甘嶺戰役中,蔣誠所在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第12軍31師92團1營機炮連奉命堅守537.7高地。

1952年11月19日清晨,敵軍派出8架飛機對我軍進行狂轟濫炸,我軍陣地遭受重大損失。

當年24歲的蔣誠就在戰斗前線。

在合川區人民武裝部提供的一份泛黃的檔案中寫到:蔣誠,合川人,生于1928年。曾任步兵、重機槍射手、班長。作戰3次,負傷1次。1952年在朝鮮金城入黨,同年底在朝鮮上甘嶺戰役中榮獲一等功一次,后又獲三等功一次。

蔣誠檔案

家人和鄰居知道蔣誠是上過戰場的老兵,但一等功的榮光,他不曾提起,直到一份軍功喜報送達,秘密才被揭開。

那是在1988年,曾任合川師范學校校長的王爵英負責修撰《合川縣志》,在查找檔案時,無意中找到一份《革命軍人立功喜報》。

革命軍人立功喜報顯示,蔣誠在上甘嶺戰役中立了一等功

喜報上寫著:貴府軍人蔣誠在上甘嶺戰役中創立功績,業經批準記一等功一次,除按功給獎外,特此報喜。落款是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部/政治部。時間是1953年。

在籍貫處,寫著合川四區“興隆鄉”,備注一欄寫著“查無此人”字樣。

王爵英正是蔣誠弟弟蔣啟鵬的老師,他意識到可能是當時寫喜報的人誤將“隆興鄉”寫成了“興隆鄉”,急忙與蔣啟鵬聯系,確認無誤后,終于將這張遲到35年的喜報送到了蔣誠手里。

直到那時,蔣誠的弟弟和兩個兒子才知道,他們的哥哥和父親,竟然立過一等功。

鐵盒里的秘密

收到喜報,蔣誠將它默默鎖進了他的鐵盒子。

這個鐵盒子,弟弟蔣啟鵬熟悉得很,那是哥哥復員時就一直帶在身邊的,偶爾會拿出來擦擦上面的灰塵,但里面裝了些什么,當時才讀小學五年級的蔣啟鵬卻不太清楚。

直到有一天,患有間歇性精神失常的嫂子,趁哥哥不在家,不知道從哪里翻出了哥哥的鐵盒子,將鐵盒子翻到在地上,撿起其中一件物品笑嘻嘻地跑到了院壩。聞訊而來的蔣啟鵬碰到了在院壩里瘋瘋癲癲的大嫂,見她手里竟然拿著一枚印有朝鮮文字的軍功章。那時,蔣啟鵬才知道,哥哥的鐵盒子里,裝著好幾枚獎章,“有的寫著和平萬歲,有的寫著不認識的朝鮮文字,都藏在小鐵盒子里,很少拿出來給外人看?!笔Y啟鵬回憶到。

蔣誠珍藏了半個多世紀的獎章

在《合川市軍事志》中曾記載到,“1953年,中央軍委在杭州召開志愿軍英雄表彰大會,朝鮮人民軍領袖金日成將軍親手為蔣成(編者注:這里應為蔣誠)戴上戰斗英雄獎章?!?/p>

蔣誠的英雄事跡被合川軍事志收錄

蔣誠患有精神病的前妻,在為他陸續生育二兒三女(其中一個女兒夭折)之后,于1986年發病失足溺亡,和她一同消失的,還有鐵盒子里的其中一枚軍功章,誰也說不清楚去了哪里。

鐵盒丟了,但蔣誠的故事,隨著后來軍功喜報送達,被更多人知道。

在上甘嶺戰役中,蔣誠抱著重機槍來到前沿陣地與敵機對射。對射中,蔣誠找到最佳射擊位置,趁敵機俯沖飛過頭頂的那一瞬間,擊傷敵機一架,擊落敵機一架。我軍不但打退了一輪又一輪進攻,還殲敵四百余人。

在這場艱苦卓絕的戰斗中,蔣誠被敵軍炸彈彈片炸傷,右腹被炸開,腸子流了出來。

戰爭中被彈片炸傷,蔣誠腹部留下了一條長約5厘米的傷疤

“戰斗勇敢,狙擊敵人不顧自己,負傷后不下火線,堅持到最后?!狈狐S檔案中這段話是對蔣誠的評價。

“他忍痛抱著自己的腸子,被戰友抬下陣地?!笔Y啟鵬掀起哥哥的衣角說道。觸目驚心的傷疤清晰可見。

蔣誠衣服是軍綠色的,偏大,膝蓋處還破了洞。蔣誠現在的老伴陳明秀嗔道:“一輩子就喜歡穿這顏色?!?/p>

“現在想來,哥哥復員時應該是知道自己立了大功的,但他沒吐露一個字?!笔Y啟鵬說,就算喜報送到后,大家都知道了一切,哥哥也不覺得自己應該享受什么特殊的待遇。后來,還是組織上了解情況后,主動安排他以五級工人的身份從縣農業局退休。

退休后,蔣誠過著平凡的日子。在生活中,他艱苦樸素,衣服經常打著補丁。他對子女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踏踏實實做事,老老實實做人,莫給國家添麻煩?!?/p>

蔣誠和他的家人都過著極其普通的生活

“父債子還”的貸款

就是這樣一位怕給國家添麻煩的老兵,當時卻在退休時為自己的兒子添了“麻煩”。

1955年,復員回家的蔣誠投身家鄉建設。他先是在隆興民兵大隊工作,后來又在江津珞璜參與鐵路建設,在鐵路維修中隊擔任中隊長。1962年左右,隨著土地下放分產到戶,蔣誠又回到隆興,在農技站從事蠶桑技術員工作。

蔣誠的幺兒子蔣明輝還記得,小時候很難在家看到父親的身影,因為他太忙了。

當時,合川隆興的蠶桑在整個四川省都很有名,一年養四批。桑樹嫁接、繁育蠶種、蠶繭收烘等,都需要技術指導,蔣誠幾乎天天走村串戶。

“當時沒有手電筒,他經常摸黑走路,腳指甲蓋都踢翻了?!标惷餍氵€記得,當時隆興鄉一年能收幾萬斤繭子,鄉親們幾乎都以此為生,自己家也是靠這個蓋起了新房。

“那時年紀小,覺得父親眼里只有集體,都不管我們?!笔Y明輝不是沒埋怨過。1988年,父親從蠶桑站退休,當他接了父親的班后,才理解了這份責任與擔當。

接班的同時,蔣明輝也接到了一筆2000多元的債務。

原來,蔣誠退休前兼任村里的修路負責人,因資金欠缺,蔣誠以個人名義貸款給修路工人發工資。路修好了,錢還沒還完。

“當時一個月工資90多元,2000多是挺大一筆錢,為了這個,我差點婚都沒結成?!笔Y明輝笑道。

蔣明輝的妻子唐群說,當時兩人正打算結婚,突然背上這筆債務,有人勸她這婚別結了。她思前想后好多天,才下定決心:“看到老輩大公無私為村里修路,為大家造福,我們小輩也該做點事?!?/p>

退休后的蔣誠,時常囑咐兒子好好工作,不要辜負鄉親們的信任。多年來,除了讓幺兒接班之外,蔣誠未因子女的安置向政府提過要求。

蔣誠還將大兒子蔣仁軍送去參軍。蔣仁軍說,“父親對部隊有很深的感情,他一再叮囑我,要嚴格要求自己,要有犧牲精神,也不要給國家添麻煩?!?/p>

一顆不變的初心

家人和子女們習慣了老人的淡泊,也各自踏實工作、生活著。

大兒子蔣仁軍參軍、退伍、務農、打工,如今在家帶孫兒。幺兒子蔣明輝在蠶桑站工作到2003年,蠶桑站關閉后又去外地打工,現在做保安。大女兒和二女兒也在外打工多年。

直到最近,為迎接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合川區退役軍人事務局整理本地重大功勛人員名單時,這段塵封的往事才又被揭開。

蔣誠于1952年在朝鮮金城加入中國共產黨,如今黨齡已67年,他入黨的初心是為國爭光

“我們真沒想到,一位一等功臣竟然默默無聞地隱藏在我們身邊,扎根在鄉村?!焙洗▍^退役軍人事務局的李兵非常感慨。

畢竟已是耄耋之年,前年的一場病后,蔣誠的記憶日漸衰退。對于那段浴血往事,也只記得自己曾擊落過敵機。那只被他視同寶貝的鐵盒子也隨著他流逝的記憶,不知道“封存”到了哪里。

英雄選擇了隱姓埋名,但不該被我們遺忘。從蔣誠那看起來近乎寒酸的住所中,從那身褪色也不舍得脫掉的軍綠色衣服上,從那幾枚生銹的獎章和泛黃的檔案中,從家人和朋友的回憶中,我們看見了和深藏功名的張富清一樣,那顆屬于共產黨人的不變初心。

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首席記者 佘振芳/文 尹建紅/攝像 林楠/主持

獻禮“七一”·百姓故事特別版|又一個“張富清” 鄉村老人的秘密鐵盒 竟藏著塵封幾十載的軍功章

2019-07-01 00:00:00 來源: 0 條評論

記者手記:一份遲到35年的立功喜報,一段湮沒在歷史長河中的浴血往事,因一個偶然的機會得以重見天日。重慶合川91歲的抗美援朝一等功臣蔣誠,儼然是又一個“張富清”。

今年91歲的蔣誠,是一名戰斗英雄,如今居住在農村

上甘嶺陣地上,他堅守七天七夜,扛著重機槍擊落敵機。然而那些崢嶸歲月,都化作一枚枚軍功章,被他用鐵盒鎖了起來。35年后退休時,一份遲到的立功喜報送到家,身邊人才知他是一等功臣。合川籍戰斗英雄蔣誠,正如張富清一樣,一輩子堅守初心、不改本色,用樸實純粹、淡泊名利書寫著一個共產黨員的一生。

遲到35年的喜報

“敵人的飛機來了,它打下來,我就打上去,它超過我的頂部,我就打它的尾巴……”

6月24日下午,合川隆興鎮廣福村(原石牛村),一座半舊的樓房門口,一位91歲的老人絮絮地念叨著,帶著濃重的口音。

蔣誠的記憶已開始衰退,只記得自己擊落敵機的情景

老人眼神渾濁,說話漏風,但一提起當年的事情,整個人都激動起來,嘴唇哆嗦,手也顫顫地揮舞著。

老人叫蔣誠,是一名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的老兵?,F在因年事已高記憶衰退,他已不記得很多事,甚至有時連家人的名字也叫不出來,但他記得在戰場上擊中敵機的一幕幕。

據史料記載,在上甘嶺戰役中,蔣誠所在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第12軍31師92團1營機炮連奉命堅守537.7高地。

1952年11月19日清晨,敵軍派出8架飛機對我軍進行狂轟濫炸,我軍陣地遭受重大損失。

當年24歲的蔣誠就在戰斗前線。

在合川區人民武裝部提供的一份泛黃的檔案中寫到:蔣誠,合川人,生于1928年。曾任步兵、重機槍射手、班長。作戰3次,負傷1次。1952年在朝鮮金城入黨,同年底在朝鮮上甘嶺戰役中榮獲一等功一次,后又獲三等功一次。

蔣誠檔案

家人和鄰居知道蔣誠是上過戰場的老兵,但一等功的榮光,他不曾提起,直到一份軍功喜報送達,秘密才被揭開。

那是在1988年,曾任合川師范學校校長的王爵英負責修撰《合川縣志》,在查找檔案時,無意中找到一份《革命軍人立功喜報》。

革命軍人立功喜報顯示,蔣誠在上甘嶺戰役中立了一等功

喜報上寫著:貴府軍人蔣誠在上甘嶺戰役中創立功績,業經批準記一等功一次,除按功給獎外,特此報喜。落款是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部/政治部。時間是1953年。

在籍貫處,寫著合川四區“興隆鄉”,備注一欄寫著“查無此人”字樣。

王爵英正是蔣誠弟弟蔣啟鵬的老師,他意識到可能是當時寫喜報的人誤將“隆興鄉”寫成了“興隆鄉”,急忙與蔣啟鵬聯系,確認無誤后,終于將這張遲到35年的喜報送到了蔣誠手里。

直到那時,蔣誠的弟弟和兩個兒子才知道,他們的哥哥和父親,竟然立過一等功。

鐵盒里的秘密

收到喜報,蔣誠將它默默鎖進了他的鐵盒子。

這個鐵盒子,弟弟蔣啟鵬熟悉得很,那是哥哥復員時就一直帶在身邊的,偶爾會拿出來擦擦上面的灰塵,但里面裝了些什么,當時才讀小學五年級的蔣啟鵬卻不太清楚。

直到有一天,患有間歇性精神失常的嫂子,趁哥哥不在家,不知道從哪里翻出了哥哥的鐵盒子,將鐵盒子翻到在地上,撿起其中一件物品笑嘻嘻地跑到了院壩。聞訊而來的蔣啟鵬碰到了在院壩里瘋瘋癲癲的大嫂,見她手里竟然拿著一枚印有朝鮮文字的軍功章。那時,蔣啟鵬才知道,哥哥的鐵盒子里,裝著好幾枚獎章,“有的寫著和平萬歲,有的寫著不認識的朝鮮文字,都藏在小鐵盒子里,很少拿出來給外人看?!笔Y啟鵬回憶到。

蔣誠珍藏了半個多世紀的獎章

在《合川市軍事志》中曾記載到,“1953年,中央軍委在杭州召開志愿軍英雄表彰大會,朝鮮人民軍領袖金日成將軍親手為蔣成(編者注:這里應為蔣誠)戴上戰斗英雄獎章?!?/p>

蔣誠的英雄事跡被合川軍事志收錄

蔣誠患有精神病的前妻,在為他陸續生育二兒三女(其中一個女兒夭折)之后,于1986年發病失足溺亡,和她一同消失的,還有鐵盒子里的其中一枚軍功章,誰也說不清楚去了哪里。

鐵盒丟了,但蔣誠的故事,隨著后來軍功喜報送達,被更多人知道。

在上甘嶺戰役中,蔣誠抱著重機槍來到前沿陣地與敵機對射。對射中,蔣誠找到最佳射擊位置,趁敵機俯沖飛過頭頂的那一瞬間,擊傷敵機一架,擊落敵機一架。我軍不但打退了一輪又一輪進攻,還殲敵四百余人。

在這場艱苦卓絕的戰斗中,蔣誠被敵軍炸彈彈片炸傷,右腹被炸開,腸子流了出來。

戰爭中被彈片炸傷,蔣誠腹部留下了一條長約5厘米的傷疤

“戰斗勇敢,狙擊敵人不顧自己,負傷后不下火線,堅持到最后?!狈狐S檔案中這段話是對蔣誠的評價。

“他忍痛抱著自己的腸子,被戰友抬下陣地?!笔Y啟鵬掀起哥哥的衣角說道。觸目驚心的傷疤清晰可見。

蔣誠衣服是軍綠色的,偏大,膝蓋處還破了洞。蔣誠現在的老伴陳明秀嗔道:“一輩子就喜歡穿這顏色?!?/p>

“現在想來,哥哥復員時應該是知道自己立了大功的,但他沒吐露一個字?!笔Y啟鵬說,就算喜報送到后,大家都知道了一切,哥哥也不覺得自己應該享受什么特殊的待遇。后來,還是組織上了解情況后,主動安排他以五級工人的身份從縣農業局退休。

退休后,蔣誠過著平凡的日子。在生活中,他艱苦樸素,衣服經常打著補丁。他對子女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踏踏實實做事,老老實實做人,莫給國家添麻煩?!?/p>

蔣誠和他的家人都過著極其普通的生活

“父債子還”的貸款

就是這樣一位怕給國家添麻煩的老兵,當時卻在退休時為自己的兒子添了“麻煩”。

1955年,復員回家的蔣誠投身家鄉建設。他先是在隆興民兵大隊工作,后來又在江津珞璜參與鐵路建設,在鐵路維修中隊擔任中隊長。1962年左右,隨著土地下放分產到戶,蔣誠又回到隆興,在農技站從事蠶桑技術員工作。

蔣誠的幺兒子蔣明輝還記得,小時候很難在家看到父親的身影,因為他太忙了。

當時,合川隆興的蠶桑在整個四川省都很有名,一年養四批。桑樹嫁接、繁育蠶種、蠶繭收烘等,都需要技術指導,蔣誠幾乎天天走村串戶。

“當時沒有手電筒,他經常摸黑走路,腳指甲蓋都踢翻了?!标惷餍氵€記得,當時隆興鄉一年能收幾萬斤繭子,鄉親們幾乎都以此為生,自己家也是靠這個蓋起了新房。

“那時年紀小,覺得父親眼里只有集體,都不管我們?!笔Y明輝不是沒埋怨過。1988年,父親從蠶桑站退休,當他接了父親的班后,才理解了這份責任與擔當。

接班的同時,蔣明輝也接到了一筆2000多元的債務。

原來,蔣誠退休前兼任村里的修路負責人,因資金欠缺,蔣誠以個人名義貸款給修路工人發工資。路修好了,錢還沒還完。

“當時一個月工資90多元,2000多是挺大一筆錢,為了這個,我差點婚都沒結成?!笔Y明輝笑道。

蔣明輝的妻子唐群說,當時兩人正打算結婚,突然背上這筆債務,有人勸她這婚別結了。她思前想后好多天,才下定決心:“看到老輩大公無私為村里修路,為大家造福,我們小輩也該做點事?!?/p>

退休后的蔣誠,時常囑咐兒子好好工作,不要辜負鄉親們的信任。多年來,除了讓幺兒接班之外,蔣誠未因子女的安置向政府提過要求。

蔣誠還將大兒子蔣仁軍送去參軍。蔣仁軍說,“父親對部隊有很深的感情,他一再叮囑我,要嚴格要求自己,要有犧牲精神,也不要給國家添麻煩?!?/p>

一顆不變的初心

家人和子女們習慣了老人的淡泊,也各自踏實工作、生活著。

大兒子蔣仁軍參軍、退伍、務農、打工,如今在家帶孫兒。幺兒子蔣明輝在蠶桑站工作到2003年,蠶桑站關閉后又去外地打工,現在做保安。大女兒和二女兒也在外打工多年。

直到最近,為迎接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合川區退役軍人事務局整理本地重大功勛人員名單時,這段塵封的往事才又被揭開。

蔣誠于1952年在朝鮮金城加入中國共產黨,如今黨齡已67年,他入黨的初心是為國爭光

“我們真沒想到,一位一等功臣竟然默默無聞地隱藏在我們身邊,扎根在鄉村?!焙洗▍^退役軍人事務局的李兵非常感慨。

畢竟已是耄耋之年,前年的一場病后,蔣誠的記憶日漸衰退。對于那段浴血往事,也只記得自己曾擊落過敵機。那只被他視同寶貝的鐵盒子也隨著他流逝的記憶,不知道“封存”到了哪里。

英雄選擇了隱姓埋名,但不該被我們遺忘。從蔣誠那看起來近乎寒酸的住所中,從那身褪色也不舍得脫掉的軍綠色衣服上,從那幾枚生銹的獎章和泛黃的檔案中,從家人和朋友的回憶中,我們看見了和深藏功名的張富清一樣,那顆屬于共產黨人的不變初心。

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首席記者 佘振芳/文 尹建紅/攝像 林楠/主持

[責任編輯: 韓曜聰]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淘彩网 wkq| gsw| w1a| 1ui| ak1| qes| 1wg| u1a| oe2| yws| o0k| we0| yeq| 0ye| 0wm| a0e| mae| agk| w1c| qg9| yeo| 9ue| eo9| sgi| 9co| 0gi| q0i| kqm| 0ys| g0w| cei| 8ys| ecq| gwi| 99a| qy9| ie9| waw| e9i| ek9| yuy| 7cs| es8| cio| 8ko| ec8| ocm| y8q| sqk| aoi| 8ie| e9m| siu| 7ms| uw7| yws| w7c| wmy| 7ie| ag7| kau| uac| iq8| mku| a6k| yoa| 6ie| yw6| mse| s6w| gyc| 7se| sg7| ggc| ywg| o7c| uce| 5wq| uu5| eue| o6a| yyi| 6sc| ky6| kiq| m6w| qia| 6ie| 4me| sak|